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 > 豐胸

何川 - 在垂直世界生活,用攀登探索未知

2018-11-29 04:32:33
攀登是一種彈性需求,能爬就爬,不能爬也不會怎樣。

何川一直過著雙重生活,平時在大學教書,假期就一頭扎進巖壁的垂直世界。

看著他走過的軌跡,攀登更像是支線任務,不會更改主線劇情,卻從2002年起影響至今,讓人生這場游戲多了一些未知。

如果沒有喜歡上攀登,何川可能會過上另一種人生。

努力發表論文,有了更高的職稱,周末帶著孩子上補習班,寒暑假偶爾出去旅游。

一切波瀾不驚。

但是,人生沒有如果,只有選擇。

從2000年畢業留校至今,何川的身份仍舊是北京理工大學的1名講師。

沒有成家,不打算要孩子,周末在白河攀巖,寒暑假去深山攀冰或挑戰大巖壁。

生活充滿未知。

攀登者何川。

圖/車可有人覺得博士學歷的他本來可以獲得更多世俗意義上的成功,有人羨慕他工作之余可以將攀巖做到極致,許多人大惑不解,但在何川看來,一切都理所當然:你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,怎么有精力去做另外一件事情呢?選擇了這個,另外一個就沒有了。

家在白河由北京理工大學出發,驅車不到工作服兩小時就到了白河。

水泥森林漸漸遠去,空氣變得清澈,何川的家就在路的盡頭。

這是一座只有十幾戶人家的村莊,2008年何川租下一個小院,租期50年。

青灰的屋瓦頂斜斜映在藍天里,這座建于1980年的房子,剛好比何川小一歲。

四周山巒起伏,初春時節,一簇簇梨花會綴滿山坡。

坐在小院里,經常能聽到飛鳥遠去的啼鳴。

在白河家中。

圖/車可 之所以選擇白河,第一緣由固然是攀巖。

此處多為沉積巖地貌,云蒙山是少數的花崗巖山峰,白河切過花崗巖邊緣,串聯起一處處天然巖場。

這里有300多條攀巖線路,何川記不得自己參與開發了多少線路,只記得當時為了取線路名“頭都大了”。

小院的裝修也處處與攀巖有關。

院子里幾根短木掛在半空,何川經常拿著冰鎬在上邊訓練。

院子另外一側是一面攀巖墻,是他親身設計建造的。

連臥室的墻都是由石塊壘成,他可以隨時攀上去練一手。

在家T恤衫中訓練。

圖/玄天起初住在山里,何川還覺得有些孤單,但隨著父母搬過來,山居歲月變得有趣許多。

母親性格開朗,愛跳廣場舞,以此和村里人迅速熟習。

晚餐過后放起音樂,母親在客廳跳起舞,家的味道變得格外濃。

鴨舌帽小院幾乎位于道路盡頭,車開過這個村,前面就是渺無人煙的山野。

能來這里的人,可想而知,大多是和攀巖有關。

當人們聊起攀巖,有關何川的故事可能三天都講不完。

八天八夜獨攀西岳頭頂的巖壁呈仰角,你不知道向上會遇到什么。

腳下全是空氣,哪怕有一點失誤,后果就不堪設想。

僅僅是看到照
冷庫設計
食品冷庫
大型冷庫
北京整容
面部美容
微整形機構

推薦閱讀
圖文聚焦
888集团登陆线路-888.集团www.